贝壳网
当前位置:贝壳网 > 资讯 > > 正文

村小:我们必须奋力跑
时间:2018-04-04 11:59:00
分享到:

2018-04-04 09:50:56 来源: 人民日报

吉花小学一年级学生利用中午时间一起做作业。李发兴摄

繁重的课后作业、上不完的辅导班……这是城里娃的常态。相较之下,农村娃的课后生活更简单:帮家长煮饭洗碗做家务,或三五成群一起玩耍。如何实现农村学校学生课业减负、素质提升?记者近日走访了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右所镇吉花小学。

“对农村孩子来说,减负后几乎没什么课外负担”

坐落在抚仙湖北岸的吉花小学,是一所坝区半寄宿制农村小学,有355名在校生。

吉花小学校长孙文娇说:“对农村孩子来说,减负后几乎没有什么课外负担,要想确保孩子学业水平不下降,学校必须主动‘增负’。而开齐各门课程、开足课时,就是最好的减负。”她认为,减负要因地制宜、因材施教,该加的加、该减的减。

“加的是素质类课程,减的是盲目的作业和占课现象。”孙文娇介绍,在农村学校,以往普遍存在不能在规定的课时内完成教学任务的情况,不少老师为了完成教学任务,占用其他不参与期末统考科目的教学时间来补课,甚至牺牲了学生的课外活动时间。“这样做的效果其实并不理想。”孙文娇说,看似在语数外等考试科目上投入的时间多了,但学生们心里会有抱怨,“体育课音乐课怎么又被占用了?”学生产生抵触情绪,学习效果难免打折扣。

2016年9月,云南省下发《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要求将美育实践活动纳入教学计划,实施课程化管理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开设音乐、美术课程的基础上,有条件的要增设舞蹈、戏剧、戏曲等课程。从去年开始,吉花小学根据玉溪市教育局的统一安排,严格按照要求开设课程,除了统考的科目外,德智体美方面的课程一科不少,老师不得以任何理由和方式擅自调整课程计划。

孙文娇说,现在吉花小学不会再发生占课现象了,只要课程表上安排的科目,到了期末都需要考核,教育主管部门也随时会到校抽查。

吉花小学六年级(2)班学生方吉彤告诉记者,尽管五六年级的作业相对以前多一些,但当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大部分在学校内就可以完成,回家最多再花半个小时就能做好,有时候自己在家还会复习功课。孙文娇说,农村学校课外作业要是布置多了,一方面学生很难完成,另一方面家长也没有精力来辅导孩子的作业。所以还是要遵循“量力而行”的原则,做到少而精,她说,“把作业的难易度和完成时间控制好了,学生就自然减负了。”

“想要开齐音体美课、配齐老师并不容易,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”

“老师既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课时,也不能借减负之名减少教学内容,怎么上好课?减负其实给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孙文娇说,农村学校要减负,核心是要强化内功,提高教学质量,减负不减质。而其关键在于提升课堂教学效率。

孙文娇告诉记者,推行减负之初,有老师提出“课上不完”的情况,有的家长也表示担忧和反对,“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?”“课要是上不完,肯定得从老师自身找原因。”孙文娇说,农村学校老师的综合能力确实还有待提高,需要不断加强自身专业素养,这也需要学校管理者主动作为。

如何高效利用40分钟的课堂?去年以来,吉花小学经常组织老师围绕如何改变教学策略、如何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等话题进行课题研讨。比如,以前语文老师会利用上自习的时间让学生集中背书,现在改变了方法,不再统一时间背书,而是提前布置好哪些课文需要背诵。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,随时找老师背诵,可以是课间休息的时候,也可以是吃饭的时候。

在澄江农村,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没有睡午觉的习惯。吉花小学于是利用中午时间安排各班老师组织上自习,同时辅导学生做作业,既有助于确保学生在校安全,也保证了时间的充分利用。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,孙文娇说,教会学生正确的学习方法,孩子们在课堂和作业上就会都高效起来。

不过,在西部农村偏远地区、特别是规模较小的村小,不少老师同时任教多个科目。孙文娇表示,“想要开齐音体美课、配齐专业老师并不容易,而且老师的专业素质也不高。”有基层教育工作者指出,部分学校为了排课方便,简化程序,甚至存在由两位老师主要负责一个班全部教学的“包班制”情况。一位基层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说:“数学课是体育老师教的虽然夸张了点,但体育课是数学老师教的可挺普遍。”

“对于城里的孩子,家长也是老师;但对于农村孩子,老师也是家长”

下午3点半后的吉花小学校园,并不是静悄悄的。

“3点半,正是农村下地干活的黄金时间,如果这个时候就放学,家长哪有时间来接孩子,孩子在路上的安全谁来保证?”孙文娇说,学校根据实际情况,把下午3点半到4点半的这段时间定为社团活动时间,学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。

如今,吉花小学共设立荷文化主题研讨、篮球、足球、百灵鸟合唱等多个校级社团,不少老师也根据自己的特长分别成立巧手之家、小主持人、小话剧团等近20个社团小组。学校在每学期初统一制定“社团活动安排表”,努力实现每一位教师都能带团,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。

如果有学生对这些社团小组都不感兴趣咋办?孙文娇介绍:“要么组织到图书室看书,要么就由老师带着学生制作玩具,滚铁环、打陀螺、做游戏。”“放假时间长了,还会想回学校呢。”六年级的郭芊妤喜欢足球、篮球和十字绣,每天的课外活动非常丰富。“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是为了促进教学,更是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,这样也才能让孩子们更喜欢校园。”孙文娇说,“学校不仅仅是校园,更是家园。对于城里的孩子,家长也是老师。但对于农村孩子,老师也是家长。”学校每周都安排3名老师在校值守,与住校的学生同吃同住同玩,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管教。

虽然现在农村山区学校的硬件设施和城区小学已无明显差异,但整体来说,农村学生在书本知识和考试成绩上依然明显弱于城区学生。“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位。”孙文娇坦言,父母都有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心态,但是在农村地区,家长一天到晚要么外出务工,要么忙于农活,再加上部分家长本身的知识水平也不高,不少家长对孩子的学习不闻不问。

“减负仅靠学校单方面的努力很难达到目的,还需要家长的支持与积极配合。”孙文娇说,下一步要不断探索和家长的沟通、联动机制。

产品服务: 优课大师 | 备课资源 | 无纸备课 | 在线教研 | 分层教学

联系我们: 0731-85486802/ 85486803/ 85486866/ 85486867 

关于我们 | 加入我们

贝壳网微信二维码

贝壳网app二维码

互联网出版许可:新出网证(湘)字09号   Copyright 2017 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南教育出版社分公司 湘ICP备15003799号-1